不必急于朝核电站竖中指,算清中子通量及下落再说
不必急于朝核电站竖中指,算清中子通量及下落再说

副标题:核电站中子年产量约1kg,核废水摊几何?

核电站靠铀235同位素的巨大裂变热量,把热机的工质水烧开,过热至高压蒸汽,推动汽轮机发电。

核燃料U235原子核被一个慢速中子碰瓷破裂,蹦出两个小原子核碎片,外加2至3个热中子。

具体的碎态有60多种花样,任一碎态的平均产热250MeV以上,平均生产中子2.5个,也即每生产一个新中子,可以产热100MeV。

中子无电荷,可在燃料棒内外横冲直闯。因为:假设把一个原子放大到足球场那么大,位居中心的原子核也就足球那么大,按比例放大后的中子则比乒乓球大一些。核外是空旷的电子云空间,相当于隶属原子核心的中央警备团巡逻地盘。然而这道电子云屏障,对中子来说,形同虚设。

放荡不羁的中子轻易可溜出燃料棒,跑进被加热的水中,很难再游回燃料棒。最后要么与水分子中的氢原子核擦出火花,熔合为氢的同位素氘,要么与先前生成的氘再熔合为氚。

唯有这个氚是个不稳定的同位素,随时会衰变成氦的同位素He3,并射出18KeV以下动能强劲的电子。大约12年后,有一半的氚会变成氦。水分子H2O可能因此突然丢失一个氢原子,变成自由基HO;若水分子的2个氢都是氚,全变氦后剩下孤氧,反而有益健康。

其实,很多先富起来的人,早就与氚打上了交道:名贵手表通常都有夜光功能,指针、时标上都有含氚的荧光粉。只是科普不到位,消费者也许不知情。

另一方面,棒内逸出一个中子,就少一个触发裂变的“拨火棍”份子。假设极端情况:新生中子都没在燃料棒内撞破任何核,就急匆匆跑出棒外,此时的燃料棒将会熄火。实际上,合理设计的燃料棒,U235浓度的商用保障,可使大多数中子,能在棒内干几次爆破的正经事后再逸出。这叫可持续链式核裂变反应。

习题:试算秦山核电站每年的中子产量。

已知:

满负荷额定发电功率300MW(采用设备铭牌);

热机效率33%(合理假定值);

1MeV = 1.7*10^-13J;

中子质量1.7*10^-27kg;

100MeV/每中子诱发裂变产热;

求解:

年理论极限发电量 = 365*24*300000 = 2.9*10⁹kwh = 29亿度电。

年预期发电量 = 年极限发电量 * 负荷占空比 = 29 * 0.6 = 17.4亿度电。这里采用0.6作为负荷占空比,是本人的经验值,充分考虑了厂矿企业晚上以及节假日不开工,且设备每年都需例行的保养检修工时。

年实际发电量 = 17亿度电。此数摘自该核电厂的营销业绩年报。对比预期值,说明占空比系数还算靠谱。

折合每公斤中子的产热:10¹⁶J/kg;

年发电量折算成热机的输入热量 = 1.7*10⁹/33% = 5.1*10⁹kwh/year = 5.1*10⁹*3.6*10⁶ = 1.84*10¹⁶J/year

所以,中子的年产量 = 1.84公斤。

中子密度极高,吃饭用的一小勺中子,比喜马拉雅山还重!这两公斤不到的中子,若拢成一堆,用普通显微镜也不一定能看得见。

跑到水里搞搞震,只是中子的出路之一,还有较大一部分比例,被燃料棒的主体基础原子U238吸收,变成中间产物U239,约莫23分钟后,衰变为Np,再2.4天后变为钚 — 核武器氢弹聚变点火的高级燃料。

为了控制昼夜/节日负荷的峰谷波动,需要火力调控。一般用镉材料制成的中子吸收棒,控制插入堆芯的深度。插的越深,吸收中子越多,核火力越小,反之,加大火力。这是中子的另一显著归属。

裂变生成物繁多,加上容器,结构件等等,涉及到的杂七杂八的原子,都有可能与中子啪啪啪打野炮。中子在这方向的出路,可能份额不大。

自由中子的寿命约15分钟,如果在短期内没有发生融入其它核的事件,最后的出路就是衰变为氢原子,之后2个氢原子结合成易燃易爆的氢气 。

弄清裂变中子最终去向很有现实意义。

据说10年前的日本福岛核事故,不至于弄得像现在这样不可收拾,如果当时事故突发处理人员正确估计中子的下落的话。

正因为凭想象高估了中子变成氢气的份额,而导致处理人员有害怕引起氢气爆炸的危险,错失使用正确手段的时机,如应急电焊补漏等。

核电站纯中子年产量也就公斤级别,就算100%经beta衰变成氢,弥漫至反应堆附近空间中的氢气浓度也很低,根本无需担心氢闪爆。

至于1kg中子年产量造就的核废水,待中子下落各方向百分比准确掌握后,可得到置信度较高的数据。

没有这个准确百分比,可按最坏的情况:全部被核废水吸收,且一半的中子先与水H2O里一个氢聚合成氘,再用另一半的中子,将生成的氘一个不剩地,全都聚合成氚。

则按原子量勾兑的结果:分子量 = 3(氚)+1(氢)+16(氧)= 20,消费了2个裂变逸出中子,即每kg中子,可兑10kg,也即10升含氚重水精

再用普通水稀释重水精1亿倍,模拟日本想倒入海的百万吨核废水,有兴趣的学术控们,不妨匡算人体摄入氚的年剂量,甚至对比折算相当于拍了多少张医学X光片(X射线能量约100KeV)的辐射量。

学术界值得深入研究核裂变中子去向比例分布。同仁若有详实的相关研究论文,也欢迎推荐、共享。

文科生们不必计算,就知道任何东西对大海而言,都是沧海一粟,只不过他们更在意到底是哪款的一粟:若是游轮海上倒掉几十吨臭大粪,尽可哈哈一笑;换作含半斤氚元素的核废水,则必口诛笔伐。

理科生们算来算去,发现小日本这是没事找事,恐怕是在当前萧条的疫情形势下,耐不住寂寞而向国际社会发嗲求抱抱而已。

国际核能监管机构都背书了你们的计划,还有啥好满世界咋咋唬唬呢。难道想奚落厉害国未能在该机构安插一个类似世卫谭书记那样的角色?

在追求公义的世界,可以自由冲核电站竖中指,但且等科学家们搞清楚了中子通量及下落明了再看。如果有谁科学地推翻了我这里的妄算,定虚心学习,并加入中指行列。

本文旨在科普。心中有数,遇事不慌;独立思考,不人云亦云。

--

--

前戏驻德美军奇袭驻德中央情报局内白虎团

本质上,这是川普任内打的一场可控的、发生在海外的、内部锄奸的、低烈度、微型小手术式内部战争。

现代战争的胜负取决于情报战,川普要想制胜,必须掌握情报战的主动权。

川普将国防部长换成铁杆的人选后,立即袭击了CIA奥8深耕八年网罗的暗线团伙,人赃俱获。“人”自然就成了战俘了,“赃”就是那台海外作弊服务器了,外号“多猫腻”。

多猫腻,源自商标Dominion音译。该英语单词本意是自治领、皇家封地等,因封建那一套早就扫进历史垃圾堆了,后逐渐被主权的标准单词sovereign取代。现在它基本上成了加拿大最大城市多伦多的代名词,只因该城曾是大英帝国早期最大的自治领。百年老店TD银行,即Toronto Dominion就发源于该地,现业务遍及北美。

多猫腻总部也正好盘踞多伦多,碰巧,我还有几个熟人曾在那家公司当码农,更巧的是,大老板、金融狂人索罗斯的基金会分部,也扎堆在那一旮旯办公。我那收入不菲的码农熟人,最近也惊讶头次听见多猫腻外号,以前他们取的音译外号是“多米年”,很贴切的,因为收入 = 广东话“出粮” = 米,每年出粮多多嘛。

多猫腻的蛋就扯到这打住,先对俘虏或战俘展开分析。

如果俘虏是奥8暗线的全部的话,奥8基本上对后来的局势变化,就会完全抓瞎,且会因为联系不通引起警觉,继而惶惶不安。

这次川普护宪联盟分枝上的大律师Sidney Powell,确认美军缴获了CIA的服务器,加上暗线失联,奥8基本断定暗线被一锅端了。

也怪奥8太贪,跌入川普的圈套:那会儿,别的州都被媒体打call了,剩下AZ、NV两个小州,点票速度像乌龟。川普一面佯装催他们继续点票,背后让当地尽量磨蹭,一面呼吁进度接近尾声的三大州 — MI、WI、PA停止点票。

其实,这是让国安委(NSA)有足够的时间窗口,用高科技“棱镜”扫描跟踪网上黑手。还记得几年前Snowden爆料的棱镜门吧?美国境内任何电话通讯,NSA都有录音。科技的进步,一定会使这个“棱镜”将视野,扩展至互联网数据包路由信息的记录归档。

太平盛世下,这些海量大数据很少被进一步分析,也没必要动用天文数字的资源分析老百姓家长里短;但在乱世,尤其川普对影子政府高度警惕的当下,数据大海中关键的一根针,都可能事关国家宪政安危。

如果奥8适而可止,背地里下令暗线住手,就不会被抓现行。NSA头头发现蛇已出洞后,迅速给川普报告,不日即被提拔到代理国防部长位置,并立即由饱受影子政府构陷的Flynn将军的亲兵收网。

收网的军事力量,隶属所谓的特别军事突击队SOF (Special Operations Forces),这是川普激活前总统肯尼迪当初未竟的国安备忘录JFK NSAM 57后的新编制, 目的是撇开暗藏吃饭砸锅地下党的两刀把子部门:中央情报局CIA,以及联邦调查局FBI。非常不幸,那年11月22日,肯尼迪被暗杀于即将落实备忘录的前几天!

这是根据后来无关视频间接判断的。SOF队长 Ezra Cohen-Watnick,解释为何他领导的军事小分队,要对代理国防部长直接汇报。他强调:这个编制本质上是宪兵,主要功能是护宪,Civillian级别的,即在司法护宪力所不及之时的军事加持。

美国上次启用宪兵编制是在林肯时期,平叛后迎来和平,随之宪兵编制取消,军事功能恢复至对外不对内。在肯尼迪时期,宪政危机重临,欲重启宪兵;被刺后,不了了之。

宪兵部署于实战护宪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充分必要条件:必须看到违宪证据铁证如山,且司法系统无力制止,或时效性不足以应付紧急状态。正如美军参联会主席Milley将军所言:军人只忠诚于宪法,绝不效忠独裁者或暴君。不要幼稚地认为这是说给川普听的,而是说给任何企图靠违宪上位的总统听的。所以,川普必须使出吃奶的力气,证明前述充要条件满足,才能触发雷霆之力。

中国人对宪兵一词并不陌生,前朝民国就有宪兵,退缩台湾后,宪兵编制逐步取消。今朝至今只有党卫军,因党章定义了:党=人民,所以又雅称:人民的军队。

简单谷歌一下便知,这个队长以前是Flynn将军的部下,对老上级被民主党诬陷极为愤概,对Powell律师帮老上级脱罪极为感激;而且他还是个犹太军人,对川普亲以色列政策极为赞赏,他名字中的ezra恰是犹太教经文的英语单词。

鉴于新晋代理防长的父老乡亲都在红脖子州Iowa — 川普的铁票仓,且其反恐战斗经验丰富,所以这条直线命令链路的可靠性、安全性有足够保障:总统 — 防长 — 突击队长。华盛顿沼泽内的大鳄的末日估计快到了。

从这些动向来看,川普似乎偷师学艺了刚去世的反川斗士润涛阎(粉粉们奉其为博古通今的所谓智者),因为阎氏第二十一定律写得清清楚楚:

“作为一个政治家,有自己的打手是可以的,但绝不能只有一个打手。要么没有,要有就至少同时有两个,而且俩打手是平级的关系。作为一个政治家,绝不能与自己的打手分享女人,与你爱她不爱她无关”。

现在川普有了三个平级的打手:SOF,CIA,FBI。因为后面两个打手忠诚度欠佳,基本上被川普暂时当弃子了,而且,仅有间谍专用低火力武器的CIA,又被剥夺了来自军队的重火力增援权。若继续启用CIA、FBI,从上到下清洗的动静太大,对政坛冲击过猛,正如太破的机器,修旧不如买新。

至于该定律完整表述的后一半涉色部分,扯淡扯得太远,无关于上下文主旨。

打个搞笑的比方,SOF相当于最得宠的刚上位的三奶,CIA二奶、FBI大奶。大+二奶都在外面养小白脸了,compromised了,不好使。奇袭德国“白虎团”,相当于三奶胖揍了二奶。家丑不可外扬,狗仔队就别去挖新闻了。

言归正传,接着说俘虏的话题。

训练有素的特工,在估计插翅难逃时,为了避免被俘后架不住酷刑而出卖同党,通常会将牙床下氰化钾剧毒胶囊咬破自杀。

但因为在CIA自己内部搞小动作,安全系数很高,故而这帮内奸肯定不会有预备舍身成仁的剧本,但很可能会有一键灭迹的预案,就像现代白领摸鱼怕老板发现,都会在听见外面脚步时按一下“老板键”。最简单的老板键就是ALT + TAB,切换屏幕至其它应用程序。

缴获服务器至今一个多礼拜了,似乎仍在恢复里面的数据,这也许预示“一键灭迹”的大约存在。

知道美蒋时代的中美合作所吧?知道江姐、甫志高吧?觉醒后的中情局长,也就是那个外界传说的女魔头,近来面临被老板炒鱿鱼的风险,这下子立功赎罪的机会来了,岂肯善罢甘休。江姐当年苦尝的酷刑,这些现代俘虏能熬得过?肯定会竹筒倒豆子,把背后大佬给卖了。

别相信文明国家不搞刑讯逼供。说对也对,但那仅适用于重视证据获取合法性的民法罪与罚;军事审讯及军事法庭可不认这一套,逃兵、叛徒都可以就地处决,甚至宁可错杀两个,不可放过一个嫌敌。

川普正是走的军事路线。后续或会启动FISA(外国情报监控局)的秘密审判,且这个审判是终审,即与最高法院平级。

不要紧,在西方当叛徒甫志高不丢人。

例如,银行都对柜台职员建议 — 见到劫匪就投降,牺牲银行金钱在所不惜;越战老兵麦凯恩当了俘虏,为了保命临时出卖灵魂,回国照样是英雄,之后还混上参议员,逝世后极尽哀荣。

所以,奥8也不能怨暗线的铁杆哥们被俘后出卖了他。这时候,如果原先有预案,那就执行计划B。

另一种可能性:被俘后,为了保全后台老板,经历各种生不如死的酷刑折磨,仍宁死不屈,最后像江姐那样“英勇就义”。噩耗秘密传来,为了缅怀他/她,秋后蚂蚱们纷纷戴起了黑纱。

如果后一种可能性发生了,那也说明奥8的眼线,仍有残留,伺机通风报信。因为这类事件都是绝密的,不可能上新闻。

败蹬不急于政府权力交接的物理前戏 — 后勤总务科(GSA)发放经费用于办公器材家具添置、临时人员工资等,而是急于分享总统的每日例行国安汇报。

即便GSA被逼到墙角,不得已要做做样子办理交接手续,最多也就同意败蹬来领操办过渡的经费,也许领款还得附加条件。就算款已放出,败蹬输了官司,所领经费必须原银奉还,兴许还得罚点利息。

其实败蹬不差钱,差的就是GSA对“候任总统”确认,以便通过所控主流媒体大造声势,极力追求“生米煮成熟饭”的效果。所以,就算收到去领款的通知,他还不一定去领那笔区区几百万元的操办经费呢。

GSA“确认”以后,或者败蹬领了经费后,下一步就要逼川普共享每日例行国安简报,川普当然会以官司仍在进行为由一口回绝。官阶太小的GSA白宫房东,或许会被逼得完全妥协,但川普最多只会被逼部分妥协,例如无关紧要的部门可以意思意思办理交接。

唯独国安简报的共享,川普一定死扛到底,因为这条实时信息管道里,正流淌着涉及败蹬的资讯呢,还有特别军事行动大队的直达情报及命令流。嘿嘿,国家机器所配超级工具箱,岂能与非法觊觎者分享,尤其是涉及太空军为公正选举保驾护航的、史无前例的大杀器Kraken项目!

只要不是让败蹬进到白宫,与川普坐在一起听国安简报,而是简报完毕后,打印一份副本或整理出一份电子邮件,再发给败蹬,那么,川普在实在护不住最后防线之际,仍可从副本中删除有关败蹬或影子政府的内容。这种有删节的分享,无关国家安全,不承担道义压力的同时,可继续玩猫捉老鼠。

历届政权过渡,正是这种副本短时间滞后分享,只不过鲜见删节性分享。因为大多数情况下,两党和气交替,轮流坐庄,心照不宣。

其实,对分享简报的拜登坦诚相告,相信也能取得互谅。因为简报中涉及到他的信息,在不影响国家安全的情况下,借鉴司法的回避惯例,适当删除,无可厚非。

还有一点几乎肯定:推特公司的高层也在这条藤上。因为11月20日,适逢败蹬生日,沼泽淤泥下的那帮怪兽,全将自己推特的图片换成了黑纱,即黑白模式。

蛛丝马迹露凶兆:

--

--

Kiwaho Kilowatthour

Kiwaho Kilowatthour

Kiwaho Laboratory of Energy and Ecology Inc. Natural thermal energy will meet all our power need.Thank the Sun for cooking earth everyday! Bye to fossil energy